大事件 | 我曾经身价2700万(燕郊沉浮录)

  • A+
所属分类:燕郊生活
摘要

编者按:作者本人从业地产行业十年有余,经历过小半个中国部分地区各类房地产项目,算是给业内人士,所以视角和观点肯定和大家有所不同。作者经历了2008-2009年房地产巨变,经历过2010-2012政策密集调整的年代,经历过2014-2015哀鸿遍野的颓势局面,也亲身经历了2015-2017准确说是2016年历史性的一年,如今,房地产行业在发生着什么?

编者按:作者本人从业地产行业十年有余,经历过小半个中国部分地区各类房地产项目,算是给业内人士,所以视角和观点肯定和大家有所不同。作者经历了2008-2009年房地产巨变,经历过2010-2012政策密集调整的年代,经历过2014-2015哀鸿遍野的颓势局面,也亲身经历了2015-2017准确说是2016年历史性的一年,如今,房地产行业在发生着什么?

作者将以亲历者视角做一系列回顾,我们会讲述(一)环京区域发生的故事——我曾身价2700万,(二)我在雄安新区抢房——记2017年春天的故事,(三)从云南到海南——地产群雄流浪记(附大量游记及照片),(附一)勐巴拉纳西小酒馆的瑞丽姑娘,(四)国企地产老总和单身妈妈的“私生子”——北京边缘地产故事,(五)海景房的前世今生

第一篇:我曾身价2700万

大事件 | 我曾经身价2700万(燕郊沉浮录)

这是一片神奇的土地,这大概是中国镇级城市承载人口数最多的一个地方——燕郊镇。

做为河北省离首都最近的地方,潮白河东岸的燕郊镇在2010年之前并不为更多人所知,这就像我们很少有人关注一个身边的同事同学同乡,哪怕他能说会道/办事靠谱/很有才华/。。。。。。

直到有一天,这个身边人一夜暴富

大事件 | 我曾经身价2700万(燕郊沉浮录)

展开全文

燕郊就像一个暴富的朋友,瞬间占据了很多人的视线。

2010年以前,这里是几个土开发商带着一些别人不要的、上不了台面、入不了大开发商法眼的营销人员,依托两辆破公交向没办法的低端北漂兜售临时住所。

2010年后,国贸写字楼里的话题已经变成了谁在燕郊有房和燕郊的房又涨了多少。

我第一次到燕郊,从大望路坐817,一路高速就到了彩虹门边上的酒厂站,初中同学大壮虽多年不见,但适度的客气加上毫不疏离的亲近感,让我对燕郊没什么陌生和冷漠的感觉。

大事件 | 我曾经身价2700万(燕郊沉浮录)

当时,大壮已经是宝马X5代步,问及发什么财,豁然一笑,“瞎混!”

想当初,大壮初中上到第二个年头,便辍学到北京,学过厨师,卖过二手车,一路走来并非坦途,但能有出头之日,让人感慨要吃得了苦。

酒过三巡,打开话匣子,大壮在几番追忆青春之后,道出了发家简史。

来北京这么多年,一直有一颗平常心,咱爹不光荣,妈不伟大,看劳斯莱斯看的多了,那只能当风景,谁会把那当理想就是脑子有病!

二十多岁,谈婚论嫁,租住在城中村,回老家生了孩子,开始面对“回不去的故乡和留不下的北京”的尴尬局面。

2009年揣着攒下的15万现金,来燕郊买了一套房,全款60万,一家三口站在工地门口,大壮暗暗想着,三年后就有自己的窝了,住不进去,就要开始还月供,但心里挺踏实的。

但转年房子开始涨价,忙碌的工地上混凝土还没浇出他家的形状,但已经身价暴涨了二三十万,大壮感觉生活真美好。

2011年春节,同学回家过年,父母决定不再出来打工了,老婆带孩子回了娘家,大壮一个人铁青着脸回的北京,因为他决定把还没交工的房子卖了,遭到了父母和电话里岳父母的一致反对。

岳父电话里说,我女儿跟你这么多年,就这么点盼头,我和她妈都没指望沾你什么光,但你至少让孩子住个楼房吧?

大壮众叛亲离把房子卖了,收回了15万成本,外加40万增值——当时房价1万,准备在原来房子后面的二期买两套。

首付不够,准备向家里凑点,父母说准备修修家里的老宅,准备养老的地方,岳父倒是没多说,给了5万,但就一个要求,不论赔赚,要留一套给孩子上学,再过两年孩子就要上小学了。

大壮稳当了一年多,两套房的贷款让他动力十足,但2012年秋收,他差点跟家里决裂。

大壮决定把两套房都卖掉。

当时房价15000,他收回之前投入的成本五十多万,每套房增值了不到50万,连本带利不到150万,他准备在隔壁新开发的小区买三套。

岳父问他:你还打算让媳妇儿跟你过两天好日子不?一个镇子房价一万五,你赚了两次,这次是准备日子不过了?贷款300万!你要不要把媳妇儿也卖了试试换个新的啊?

2013年,房价涨到了18000,大壮很开心。

2014年底,房价17000,大壮感觉自己走上了绝路。最难的时候他给我打过电话,问有没有5000块钱能借他,我给他转了6000,他说:如果我不还你,你就别问我了,因为你可能打不通我电话。我说,没事,如果还缺钱,再找我。电话那边没声音,停了半分钟,他把电话挂了。

2015年冬天,大壮早早回了老家,张罗同学聚会,那次他开回去一辆崭新的凯美瑞。觥筹交错,同学们异口同声的喊“壮总”,大壮买了当天的单,隔天转了6000给我,说借钱还得找你。

2016年之后我们很少联系,虽然我开始活动在北京及周边地区。

后来听说,同学聚会前,大壮卖掉了手里的三套房,带着300万现金准备回家做点事,但同学们几乎每个人都单约他准备找他借钱买房。他回燕郊买了四套房,单价两万多,他决定钱还是买了自己的房子才踏实。

大事件 | 我曾经身价2700万(燕郊沉浮录)

后来他的房子涨到了3万,大壮收回成本三百万,外加增值三百多万,一次买入7套房,当时房价3万多,他名下房子总价超过两千万。

2016年底,燕郊房价最高点的突破4万,估算大壮的房产总值2700万,当然,有一千多万的银行贷款要还。

如果,当时大壮抛售,连本带利应该可以收回至少1000万,如果,历史允许如果的话。

2017年,环京在2016年就开始的限购基础上,推出了最严格的限购令。

燕郊房价断崖式下跌,市场均价从顶峰的35000±,一度下潜到12000-15000。

大壮手里的七套房,每个月需要还的贷款是十万级的。

当初买入一套300万的房,首付100万,贷款200万,但现在房子不值200万。想卖掉一套缓解其他房子的贷款压力都没机会。因为,卖房子的钱不够补这套房子的贷款。而当初的一百万首付,像梦境一样消失了。

大壮已经快两年没联系我了,我承诺的借钱找我,倒是时刻都准备兑现,但我能借的连他半个月的贷款都不够。

文章来源:今日头条 濮阳英才

图片来源:网络

侵权请联系删除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